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顶天立地Unseen你大爷
是个仅仅活在当下的家伙
偶尔蹭热度,常年蹲冷坑
只要你喜欢小企鹅,我们就是朋友

“你一定要是个孩子。”《大护法》影评

夭寿了unseen居然写影评啦。没啥文笔,总之我敢说的是,下面的全部都是真心话,是想要掏出来给所有人看一看的赤裸裸的真心话。

希望能和更多朋友深入地交流这部电影。


正文: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我这种平时只顾着画画儿连同人文都不怎么看的人,把第一次影评献给《大护法》,却完全不是意外的事。想当时看完电影出来,突然感觉到说不出话,然后该说的就这么一直在脑袋里攒着发酵,到现在一股脑写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是在寥寥无几的被称作“国漫崛起”的作品中,《大护法》也是如此独特。作为一个难得的敬告了不少成熟之人的动画片,它理应获得属于它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印象就是“猛”,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人物设定猛,故事猛,画面猛,总之就是在很多地方给我打了个措手不及。很多人拿“首部国内分级动画电影”作为它的一个丰碑,怎么说呢,情有可原,但我总觉得拿来当宣传跟夸耀的资本并不合适,毕竟“R13”对某些人来说是许久的压抑的黑夜后终于等来的黎明,而在另一些人眼中却是一种无奈的遗憾。各有所好吧,我想。因为画面中干脆利索的血腥,因为一种近乎嚣张的猛劲?如果不是潜在的心理阴影,我真的觉得承受能力强大的“孩子”们应该好好带着脑子看看这部片子。和以往大多数国产动画温吞而符合常理的讲述方式不同,《大护法》里出人意料的暴力美学占据了很大篇幅,强迫人不得不醒来,不得不开始思考很多被埋没的又刺痛人心的问题。总而言之,酣畅淋漓,全盘倾诉,这也是不少动漫制作者一生的心愿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再来说说它的隐喻问题。这也是网上吵得比较火的一个话题,或许这正是主创希望看到的结果,看到沉睡的人渐渐在沸水中被迫觉醒吧?没有机会二刷,对于某些细节我不敢妄言,尤其是对于大护法、罗丹的隐喻我更加不确定,但大约可以猜测,假如真的会有系列三部曲的话,这两个人物的形象会在以后一点点丰富起来,甚至可能会成为贯穿始终的线索也说不定……?最复杂的就先放下,留给大神们分析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其他人物,让人恐惧的是,我们往往可以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他们的缩影。然而有时候我们还是要面对自己的恐惧的。比如花生人,其实在座的各位包括我又怎能拍着胸脯说自己完全脱了干系呢:我们渺小懦弱,我们麻木不仁,我们行尸走肉,我们盲目虚伪,我们根本不知道“要做什么”、“什么是对的”,根本不知道“自己是什么”,甚至也根本不去想。这个形象我总觉得很熟悉,嗯,好像很有鲁迅作品里“看客”的味道。这可能是我在国漫中见过最辛辣最准确的讽刺了,用大篇笔墨描绘了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的生存状态,很值,也很迫切。接下来是行法者,同样的麻木无情、残杀同类,只不过多了根枪杆来维护自己并不可靠的阶级地位罢了,当然也是没脑子未开化的那种人。和这些傀儡不同,欧阳吉安是个很精明的老头子,以一种“养肥了再吃”的态度对待狗彘般的下等人,一心发财致富,是花生人这个小社会的操纵者和获利者——但毕竟是“小”社会,吉安也是“小”地主。他的孙子欧阳鸣,是个非常成熟的不像小孩的小孩,甚至比爷爷还精明,太子的远景他都在脑袋里打好了算盘,一副忠心耿耿志向远大的样子。那么我想问问,这些“孩子”的如意算盘和锦绣前程,都是跟谁学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分析了一些负面人物,然后就是正面角色了。首当其冲的是像小姜一样的觉醒者,他们的重生需要极大的勇气,需要把过去所秉信的一切统统揉碎了带着血和泪吞下去,连自己的旧面孔也要全部抛弃;在弱小的时候不停地逃亡,在强大了之后也只能孤独地战斗终老,最终往往还是免不了惨死的命运。是谁杀了小姜?我们愿意相信是欧阳吉安的黑恶势力,但,又抑或是我们这些花生人杀了他……?除了觉醒者,还有像隐婆一样的潜伏者,他们的存在不仅需要勇气也需要隐忍,他们见到的残酷比我们、比战斗者多得多也早得多,但他们必须忍受良心的质问在身上刻下一道又一道的疤痕,直到一道比一道、深一道比一道痛,等待着、引导着觉醒者一步步站起来,自己则去承受着与日俱增的痛楚,挨到天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定要是个孩子”,这是电影主题曲的名字。除了孩子,谁还那么固执,谁还那么天真,谁还那么坚定地相信着世间真理一定会压过谎言,好人一定会战胜坏人?我们不做孩子,那么我们再等谁,还有谁?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谁去做孩子?

        说道孩子,我觉得动漫制作者可能是成人中最接近孩子的一批人了吧。还记得《大护法》主创之一说过,就三个字,“站直了”。那篇短文真是看得我又说不出话来,难受。像是被势利的大人狠狠地教训了,孩子抹抹红色的脸蛋上蜿蜒而过的泪水,使劲挤出一个笑容说,我不怕,我不跪,我站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坚强的说服自己站直了的孩子,我们难道还要把他再次打倒、丢弃、禁言?

        我们有时候笑他们幼稚,笑他们的作品幼稚,笑过了挑挑里头的bug,笑过了感觉自己甚高大甚了不起。有谁想过这是他们的自救和拯救他人的方式?当动画片被定义成早教工具的时候,他们就苦笑着说,就给孩子们看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救救孩子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救救“高墙之下澄澈的灵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及已经习惯了高墙的被污染的曾经澄澈的灵魂。



最后一句话,感谢给我逆境的众生。

评论
热度 ( 50 )

© Unseen安不见 | Powered by LOFTER